二重重装 联系我们 繁?版 English
新闻媒体 | 投资者 | 求职者
创建规划
创建活动
文明成果
【国机集团“同行20年”主题征文活动获奖征文】感谢,一路有您

【国机集团“同行20年”主题征文活动获奖征文】

感谢,一路有您

重机公司  邹晓炜

 

发布时间:2017-06-16   文章来源:中国二重报

 

 

 

“人生有无数次的遇见,最美好的莫过于在我最美的年华与你相遇,时光在每一秒的绽放与流动中变得珍贵而隽永。”这是诗人关于青春的故事,是对那段曾经年少时光的追忆,以及那场风花雪月般成长的祭奠。时光荏苒,或许只是一次转身的际遇,又或许是一次击掌相拥的交汇,中国二重与国机集团就此相遇,但并非如此浪漫,甚至在每个中国二重人的认知中,或多或少都带着苦涩的记忆。道路两旁的梧桐已经叶落了三次,从最初的跌宕起伏到如今的归于平静,光阴带走的不仅是四季的歌,更见证了一段中国二重与中国二重人荡气回肠的成长历程。

第一次听说国机集团,是在2013 年中国二重重装事业部三季度工作会议上。随着这一名字的出现,在普通人眼中、心中毅然坚挺的中国二重,突然之间就被定义成一艘遭遇了冰山的泰坦尼克,数以万计的职工一时之间难以接受。第一次看到国机集团,是在2014 年《中国二重报》上,领导班子中多了一些素未谋面的新面孔,他们是谁?知道中国二重、了解中国二重吗?他们能管好中国二重吗?无数的疑问在人们心底激起千层涟漪并迅速蔓延,不满之声、消极情绪一触即发。第一次接触国机集团,是在2015 年中国二重重机公司成立大会上,曾经出现在报纸上的一张张陌生人的照片,被一个个富有思想、激情的身影所替代,一段简短的发言至今记忆犹新,一个不同于传统思维的新理念扑面而来,那一刻我沉默了,一颗浮躁了数日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。那段时间,我相信每个中国二重人和我一样在认真思考两个问题:中国二重究竟何去何从?国机集团对中国二重究竟意味着什么?

一个人、一张办公桌、一间办公室,即使现代高铁与信息技术再发达,也不能减轻那挥手离别的惆怅。告别昔日打拼的江山,远离亲人和故友,受国机集团重托,屈大伟副总经理就这样孑然一身来到了二重。我对他最初的印象便是那次成立大会上的讲话,一套统计学理论被他转型为数据管理艺术。当时屈总分管市场营销,对接单位便是中国二重重机公司。后来与他见面的机会稍有增多是因他工作变动,从分管营销转为分管质量,而作为中国二重重机公司主管质量工作的我,便渐渐和他熟悉了起来。提及质量,任洪斌董事长说“要把二重的质量当做一张鲜亮的名片打出去”,于是,这项艰巨的任务便重重压在了这位中国二重“外来户”的身上。

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,但又怎知相识容易相知难,而企业间的交流更是渗透了思想和文化的交融。起步往往是最难的,形势也比想象的更加严峻,正如中国二重在多次会议上指出的那样:二重的质量确实到了非改不可、非做好不行、非有天翻地覆变化不能的关键时期。困难、压力、挑战不仅摆在屈总面前,也传递给了全体质量工作者。基层调研、专项提升方案、月工作例会制,屈大伟副总经理对这场质量翻身战役进行了精心谋划,而我们也跟随他踏上了一条异常艰辛的质量复兴之旅。加班,正常;没有周末,正常;遭质疑、遭抵触,正常;无休止的思考、写、做,正常,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又不正常,但我们知道:应该。

尽管如此,事情也没有预料中的那么顺利,有时我们质量系统精心策划的方案、花费极大精力付出极大努力做的事,满心欢喜地期待着结果,却仿佛一记重拳打在棉花上。我把它形容成一厢情愿、单相思,这绝对不会是一种快乐。所以,遇见屈总时偶尔也会诉诉苦或发一两句牢骚,不是因为累,而是委屈和有苦难言。他总是微笑着倾听,做最好的听众。有一次遇见屈总,他主动问起我们单位的情况,然后说:“从某种意义上讲,中国二重重机公司的质量管理是中国二重所有单位中最难的,因为生产大型成套设备的你们就是一个小二重,中国二重有的问题你们都有,加之现在各方面问题虽然多,但最终却爆发在质量这个点上,要用点的力量去解决那么多面的问题,不用说工作肯定很辛苦。”那一刻我感动,因为理解,但转念一想他又何尝不是呢,难怪很多事情他都亲力亲为,甚至包括生产一线深夜的值班。他又说:“我特别希望能够把我以前做成功的事在中国二重复制。”一路走来,我深深理解这句话的分量。有人或许会质疑:复制有那么难吗?就拿我们身边的事例来说,一个简单的垃圾分类,向国外学习了这么多年,而目前我们对垃圾的分类处理能力却仅相当于1989 年的日本。如果复制真那么简单,一批批的洋教练早就无数次地把中国足球带到了世界杯的决赛场。不得不说,理念的植入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,是一种带着梦想般美好却行走在苦行僧路上的平凡,重复、繁琐、平淡如水,但这就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。从那天起,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理念的传播、影响、再传播。渐渐地,我感受到很多人和我一起在努力,在身边、在周围、在各个岗位。

恒远立磨,第一个国机协同项目,经海运长途跋涉到伊拉克用户现场,安装单位感叹说:产品就像从欧洲进口的一样。唐山燕山钢铁有限公司,伴随着生产线上第一卷热轧带钢的顺利下线,1580mm 热轧带钢工程项目试车成功。三峡升船机,不仅质量得到保障,还成功解决了一系列世界级制造难题……这是中国二重在浴火重生中留下的成长印记,每一步都踏着艰辛。

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,但很久都没有找到答案:国机集团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?我从事质量管理工作的时间不长,加起来只有三年,中间还间断过一年,质量人有一句常说的话:做的就是写的。意思就是按程序做、按规范做、按标准做,总而言之按文件规定做。话题又追溯到屈总的第一次讲话,他说:“指标一定要科学,太高,没有人会对永远达不到的东西感兴趣;太低,太容易达到就没有人愿意努力或尽全力。合理的指标是要通过365 天的努力才有可能和希望达到的,360 天都不够。”2016 年中国二重重机公司质量提升指标之一:产品联检合格率≥ 95%,而最初的实际情况是不足50%。第一个月67%,第二个月72%,第三个月83%……第十个月94%,第十一个月94.8%,第十二个月……努力,原来是这种感觉。一路走来我终于明白,努力便会投入,投入便会执着,执着才有成功的希望,而希望就是最好的给予。

人们之所以会记住一个人,不是因为相貌、身份,而是他在我们心里留下了什么。曾经的报纸或已封存,但照片里那些陌生的容颜却变得日渐清晰和亲切,孙总、陆总、祖晴书记、晓煜主席、社昌书记、孙淼总、匡总、全总……还有那许许多多支持帮助过我们的兄弟企业,是你们带来了国机新思想、新文化,是你们陪伴二重走过了一段难忘的峥嵘岁月,你们与二重一起、与国机一起风雨同舟!

这里不是战场,却生死攸关,关乎无数家庭的幸福,关乎无数人的生计;这里没有硝烟,却危机四伏,中国二重在市场经济的洪流中,在转型升级的道路上艰难前行着,中国二重还需要进一步的深化改革,未来还有更艰巨的路要走。什么是成长,它不是时间的消耗与殆尽,不是一味的长大、老去,是孜孜不倦的学习,是日新月异的成熟,是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强大,是欣喜中渗透着酸楚、成功中夹杂着挫败的过程,成长是每个人内心最真实的感受。与国机相遇,中国二重不仅暂时解决了生存之急,国机也为中国二重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市场机遇和发展空间。聚焦两大领域、发展四大主业,秉承建设价值、创新、责任、绿色、幸福新国机理念,一个凝聚二次创业精神的国机梦正期待着我们。

将四季的风华缀满枝桠,用簇新的遐想舞动灵魂,信守一份骄傲的承诺:让沉寂的钢筋铁骨神采飞扬!国机曾经的二十年风雨历程,我们无法全面参与,但今天,我们带着感恩的祝福而来,带着成长的美好愿望而来。感谢命运,能让我们有这样的机遇与你们同行,一个“您”是一份敬重,一份珍视,一份感动。感谢,与您相遇!感谢,一路有您!

 

 

必发365游戏官方网址 版权所有 2010 中国二重企业文化中心/信息技术所策划设计/技术支持:远见企划
投诉与咨询 | 帮助信息 | 版权声明 | 隐私与安全 | 商务平台 | 联系我们
蜀ICP备05025860号 蜀ICP备07000360号 网站